皇明太阳能集团董事长黄鸣实名举报山东德州市委书记遭业内人士3

2018-07-19 10:02 未知

  从网上流传的举报文章内容看,黄鸣主要指控陈勇新官不理旧政,不兑现承诺,不管几千员工上万经销商数万家属的死活和出路,冷漠无情,无故赖账逃责将皇明拖入严重危情,毫不理睬。

  师晓东认为,首先是黄鸣举报对象有误。黄鸣不应举报现任书记陈勇,而应举报当年要求投入几十亿去做太阳谷,做太阳能大会的那一任领导,把板子打在陈勇身上,这有点乱来了。

  他指出,作为一个企业家,行业领袖式的人物,仅仅因为当年政府的要求,就投入几十个亿去做事情,决策太草率。如果真是为政府所迫去做,那应该举报当年的领导滥用职权,干扰民企正常运营。但还有第二种可能,这件事情本身就是黄鸣自己想做的,只是借用了政府力量,把事情做得更大,结果费用上去了,入不敷出,扛不住了。

  第二,举报态度有问题。师晓东称,在举报信中闻到一种孩子般幼稚可爱的味道,撒娇不成就耍赖,耍赖还不成就去告状。他直言几年前听说黄鸣在全国代理商大会上,指着台下几百名代理商说:你们都是我养的这句话时,就知道其情商不高。

  他建议黄鸣多用情商去解决问题,需要认真想一想书记为什么不见您。他或许是有难言之隐呢?其实问题明摆着,前任的前任答应您的事情到今天已是违反国家发展大计的事情,您还要求他来兑现,这不是让他为难吗?设身处地想想对方的难处,找到适合当下的出路再去和书记谈,会不会有更好的结果?

  第三,举报底气有待商榷。举报信中多次提到政府不守承诺,师晓东认为,黄鸣自己也不是信守承诺的人,当年黄鸣约自己见面,却让自己等了三天,仅有一次合作,欠款长期无法偿还成为呆坏账,而且黄鸣还在某次公开场合信誓旦旦地说过,皇明不搞房地产。

  师晓东以自己的切身体会为例,称把行业产能过剩困局的原因简单归结到政府身上,太幼稚。作为企业的当家人,从企业自身出发,积极应对政策环境的变化,寻求新的出路,创造新的奇迹是企业家们应该做的事情,而不是不断向政府伸手,更何况当下政府所做的是为避免更多企业在错误的路上越走越远。

  我是黄鸣,两届全国人大代表,国际太阳能学会三届副主席,皇明集团董事长,在万般无奈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我已经向有关单位实名举报德州市委书记陈勇懒政不作为,新官不理旧政,不兑现承诺,不管几千员工上万经销商数万家属的死活和出路,冷漠无情,无故赖账逃责将皇明拖入严重危情,毫不理睬。

  为了国家八部委和山东省主办的2010年世界太阳城大会,皇明执行市委市府指令建设大会主会场、配套设施、主景区、旧村改造和彰显太阳城的样板工程,共花费约30亿元,从账上10亿元现金到负债约20亿元,政府承诺以刁李贵旧村拆迁和周边土地作为补偿。皇明出钱出力出土地,改造影响会容的刁李贵旧村,10年过去了,村民早已安居乐业。而现任书记连账都不认了!不但拒不补办遗留手续,还要强拍我们拆迁整理的土地。

  德州太阳城火爆了,皇明报忠心趴下了,但现在到处传言当年市里本不愿办大会,是皇明绑架政府,皇明心甘情愿背巨债,不关政府的事。下任就不该管上任事,固定资产过重流资太少是企业决策失误,政府又没强迫你?--就差说活该两字了!

  几十亿换来建筑与土地性质不符的巨额重资产,陈勇卡住不让补手续,无法盘活置换不出现金。皇明一方面有大量的固定资产沉淀,不能转换成经营性资产,一方面又受制于流动经营性资金的压力,损失大量的市场机会。近几年来,每年丢失几十亿的订单不止。而且已经谈妥央企等大合作伙伴,看到市委书记这样的态度,哪敢上门?企业如何能承受?!

  请问上任三年来,陈勇书记到没到过皇明经过十多年丰田精益管理浸润的性能、技术、品质、口碑全球公认的生产制造工厂?如果根本没有看过,你有什么资格妄加评判!?为什么皇明不提兑现承诺则平安没事,一提就成了经营管理不行?--自古赖账者也没有这样反辱反咬人的!

  2010年世界太阳城大会,点亮了德州,荣耀了中华,震撼了世界,南有上海世博、北有德州太博仍在中华大地余音回绕,可是德州通往世界太阳城之桥,没有过完,就要被拆了,建桥功臣忠良就这样被耍弄被坑惨了!

  皇明扎根德州26年交了多少税?争了多少光?德州中国太阳城、世界太阳城谁争来的?为产业贡献数万人才,为中国争得无人超越的绿色荣誉,谈起绿色能源,全球谁人不知德州?谁人不知皇明?谁人不赞中国?!

  都推说这事关重大,只能找一把手市委书记,可是自2017年9月份起,我们接连递交了20多份紧急报告,要求解决因为不兑现承诺和不补足遗漏手续而导致的严重危情,至今五个多月了,石沉大海,杳无音信,不见不谈不理睬。

  中央提倡改善营商环境,最高法强调地方政府兑现承诺,我们民企看到希望心里暖啊!可是陈勇书记对皇明却脸难看、面难见、事难办。自去年9月开始,通过各种渠道要求见陈勇书记,他是各种理由推脱,毫无所为。好不容易苦等苦守堵到两会驻地递上一份报告,一句话都说不上,关车门就走人了。好歹我是德州和中国太阳城的功勋人物,几十个国家元首的座上宾,联合国总部特邀演讲嘉宾,全球上千家媒体眼中的中国节能环保英雄啊!对我都这样,何况其他企业主?

  皇明的问题就这么难吗?近百万平方米全球顶级节能房产,1700多亩黄金段有证地产(政府刚刚以地王价拍出100亩,平均500万/亩),全球最先进的生产线和全行业数千项顶级技术储备,十五年前品牌价值就超51亿,皇明的资产总量远大于负债数倍!别说兑现了刁李贵旧村土地补偿,就是补足当年为办大会造成的建筑与土地性质不符的巨额重资产所欠手续,盘活资产偿还负债,皇明很容易也就翻身腾飞了(当年上市受挫就是太阳城大会造成巨额固定资产所致)!虽是举手之劳却至今故意拖而不决!

  当年的政府承诺不仅对皇明股东,更是对广大员工。不认旧账,否认历史,侵害了他们切身利益,伤害了他们感情。他们多少次照会集团高层并要求上访上诉,被我无数次劝阻,不想和领导闹僵,千难万难千险万险,我一人担吧。万般无奈之下,我对他们讲,为了大家为了事业,我豁出去了,得罪陈勇就我一个去好了!

  在所有新兴产业中,中国唯有在太阳能热利用领域,包括全科技,标准制造设备工艺等全面占据绝对领先地位--皇明居功至伟,在太阳能采暖、热水、烘干、蒸汽、太阳能热发电、工业用热、跨季蓄能......等方面,全球无人望我项背!也因此黄鸣成为国际太阳能学会(主管科技产业化和大众太阳能科普)三届副主席。

  国内外都知道,皇明在太阳锅炉替代、煤改太阳采暖房方面,样板遍地,技术成熟、成本合理,居世界首位。墙外早已遍地花开,陕西、内蒙、西藏、北京、云南等地纷纷推崇,而偏偏墙内不香,唯陈勇书记视而不见、全然不动!

  皇明感恩德州父老乡亲和各级政府各部门对皇明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支持帮助和恩典,过去的二十几年各级政府各部门一直对皇明关爱有加,只要是政府职责范围内都积极全力尽职尽责,哪怕不好办也和颜悦色讲明白,从来不在乎黄鸣我不请客不会来事的迂腐学者作派。

  可是恰恰在皇明和央企合作伙伴谈好重振方案的关键时刻,突然几乎所有的部门完全变了一副面孔,一听皇明的事,就噤若寒蝉不敢多言半句,遗留问题更不像过去那样表示同情和理解并一步一步解决(前几任书记市长已经解决了许多历史问题,不然皇明根本撑不过七年),而是几乎异口同声过去的事不要再提,领导说了,要找市场不要找市长,皇明的事只有市委一把手点头下面才敢办。

  我黄鸣在德州分配工作、娶妻生女、创业、做事业,感恩这片热土,为她辛劳为她付出,出门二等座经济舱快捷酒店,不办绿卡没二心,忠心耿耿为事业为本土无怨无悔。如今万般无奈走到这一步,我实名举报的是个别人,我只是痛心本来养育皇明,创造世界第一太阳城的德州热土,不要被个别冷漠无情的领导人坏了德州名声,葬送父老和各级领导几十年的心血成果!

  我感恩德州,我更热爱自己的国家,国际媒体数千次采访,只要是对国外讲话,我没有说过德州,更没有说过自己祖国一句不好的话,现在和将来也永远不会!(大家尽可以全球范围内查证,若有半句不利于德州、不利于祖国的话,我黄鸣愿以各种形式谢罪!)仅2017年有15家国际大媒体采访原主会场太阳谷,也有问起政府承诺兑现问题,我忍住坚持不讲。我苦撑七年只是希望各级领导和各界仁人能够帮助皇明盘活巨量的有形和无形资产,继续担当中国乃至全球太阳能产业发展重任,创造新的中国奇迹!

  各位好心人各位领导,衷心希望黄鸣举报市委书记,是中华大地最后一例,这也是为了让德州更美好国家更富强,希望中国企业(无论国企民企)能有更好的土壤发展成长,为国家尽忠为员工造福!愿德州我的第二故乡,愿山东,愿我的祖国,更加美好富足,更加繁荣富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