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只在某一点上是朋友

2018-07-20 08:17 未知

  男人友谊的话题在娱乐圈持续发酵,脱口秀主持人和演员分别和多年好友反目成仇,吃瓜群众兴致勃勃,又唏嘘不已。

  感慨之余也会琢磨,他和他原本属于两个圈子,看似不相交的两个物种,怎么就成为通家之好了?

  曾经彼此是互相捧场的座上宾,一旦翻脸,竟连对方的子女也不放过,这心里的痛和恨是积聚了多久?

  都说现代社会人情淡漠,但人们的心理需要还是基本稳定的,正如伊壁鸠鲁所说,众多幸福的方法中,获得朋友仍然是最重要的方法,没有之一。人害怕孤独,而朋友可以让我们摆脱恐惧。

  谁都希望拥有最理想的友谊,并希望友谊像古罗马哲学家西塞罗描述的那般浪漫:“永恒的”“容不得半点虚假”“对有关人和神的一切问题的看法完全一致,并且相互之间有一种亲善和挚爱”“在兴趣、目的与目标上要达到完全的和谐,无一例外”。

  可是,现实告诉我们的却更如西班牙哲学家乔治·桑塔亚纳所说:“友谊几乎都是一颗心的一部分与另一颗心的一部分之结合;人们只能是局部的朋友。”

  “难道我们之前十几年的友谊是假的?”最近发生的一些事,让桑珏对自己和朱莉的友谊产生了质疑。

  十几年前她们所在的公司初创,她和朱莉一起应聘,一起面对来自工作、领导和生活的压力,还一起逛街、旅行、买房、投资。即便朱莉后来成为她的上司,她俩私下仍是最亲密的朋友。她从未想过这样牢固的友谊会因利益而变得面目模糊。

  桑珏怀孕时患上妊娠高血压,连着休了10个月病假和产假。等她回来上班才得知,她以前的业务关系及相关收入从此全归朱莉所有。自己不仅要照顾幼小的孩子,还得面临重新开拓业务,而最好的朋友兼既得利益者朱莉,此前完全没有和她沟通,面对她的指责也是生硬地回应“我只是服从领导安排”。

  桑珏一气之下辞了职,还差点患上产后抑郁症。朱莉、桑珏之后没再见面,对这份友谊,桑珏感到十分痛心。

  “前几年在我遇到人生最大挑战、感到最脆弱和需要支持的时候,正是朱莉每个夜晚给我打电话陪伴我、安慰我,在工作上也很照顾我。如果她不是真的把我当好朋友,怎么可能为我做这么多?”桑珏说:“真不知道该怎样去面对这个关系了。”

  按照哲学家的标准,这两位闺蜜大概算不上“真正的友谊”,西塞罗认为,“友谊是出自对一个人美德的信赖,如果他抛弃了美德,那么友谊也就很难存在了。因此友谊只存在于好人之间。”

  但西塞罗也承认:“终生不渝的友谊,是世上最难的事情。朋友之间可能会发生许多这样的事:利益的冲突、政见的不同、人的性格也常常会变化。”他认为最容易暴露“假朋友”的方式是:“自己得意时看不起朋友,或朋友有难时抛弃朋友。”

  身处巨变的时代,我们每个人都在不知不觉发生变化,友谊也在经历着更大的考验。我们想拥有永恒的友谊,比以往的时代更难。我们和朋友往往是“因相似而相近”,但差异始终是存在的。有些相同处境下我们认为的“小差异”,随着一方或双方发生变化,有可能就变成了“价值观的差异”。

  比如我们都经历过或者听过类似的故事:因为其中一位事业发展更快、赚钱更多或者“嫁得更好”,原本的好朋友不再能平等相处,而导致感情上的疏远。

  那这些曾经在我们生活中占据重要位置、而今发生变化的亲密关系,是真友谊还是假友谊?以西塞罗的观点,这些大概算是“普通人的友谊”,而不是他推崇的“智者的友谊”。

  西塞罗在《论友谊》中为我们描述了非常美好的理想友谊形象,也给出了获得这种友谊的途径:首先自己做一个好人,然后再去和自己品质相仿的人做朋友。

  问题是,如果我们够诚实,就会承认自己和绝大多数人一样,并不是哲学家笔下完美的好人,而只是不完美的普通人、不完美的朋友。

  比如絮絮去探望刚生完孩子的桑珏时,看到原本优雅漂亮的桑珏如今蓬头垢面、眼圈发黑、身材变形如隔壁大妈,居然暗暗开心——因为她心里一直暗暗嫉妒桑珏比自己漂亮和有男人缘,虽然她很爱桑珏。

  我们的朋友也一样只是不完美的普通人。就像美国心理学家朱迪思·维奥斯特在《必要的丧失》中写道:在我们的密友之中,有那些我们不能向他借钱的人——他们魅力四射、聪颖开朗,但却是个无可救药的铁公鸡;他们是非不分、纵欲过度,每次约会都迟到;他们对食物、衣着、狗、政治家的品位令人匪夷所思,而他们选择丈夫或妻子的眼光更是糟糕……

  “亲密的友谊需要自我感、对他人的关心、移情、忠诚与献身精神。它们也需要我们放弃。这是一种必要的丧失,要放弃自己对理想友谊的一些幻想。”朱迪思·维奥斯特在书中说。

  美好友谊更令人憧憬,但作为普通人,我们的亲密友谊仍然需要彼此的包容和谅解。

  樱与梅做了20多年的密友,但是一次共同期待的欧洲艺术之旅却让她们的友谊产生了裂缝。梅好几次差点误了火车和飞机,经常不打招呼就去了另一个地方,手机也联系不上,樱感觉整个旅行处在失控边缘,经常督促梅按计划行事,而樱的紧张和严肃,又让梅觉得很有压力、不快乐。

  她们一直觉得彼此是相像的,都是善良、开朗、爱艺术,审美也相似。这次旅行产生的摩擦,却让她们发现两个人在性格上其实有很大差异,也让她们产生了疑问:我们的友谊真的像自己之前理解的那么好吗?就像两个手挽手的人,突然发觉掌心之间夹了一粒豆子,十分别扭。

  回国后,她们有几个月没来往,但对这份友谊的重新审视,让她们觉得彼此的情谊仍然是更重要的。她们选择了彼此包容,继续如常交往。几个月后她们发现,因为更深入地了解对方、学会了与对方的差异相处,关系更加亲密了。

  虽然友谊不是那么完美,或许也不如家庭或伴侣关系那么亲密,但是友谊对我们而言,却绝不是可有可无。

  友谊给予我们的成长以特殊的营养。正因为它不像家庭或伴侣关系那么亲密,我们反而更能够在友谊的亲密关系中做自己。

  从小到大,我们在和朋友的交往中发现、确认并巩固自己的个性;朋友会鼓励我们探索新的自我、追寻梦想;灵魂的暗夜里陪伴我们的往往是朋友;不同的朋友为我们平淡的生活增添了丰富的色彩;不同朋友开阔了我们的视野,他们往往是我们学习的榜样;作为朋友,他们对我们的欣赏和在乎提高了我们的自信和自尊;和他们的亲密交往,更丰富了我们的情感世界。友谊,甚至比爱情更可能长久。

  西塞罗对友谊的定义是:“一个人,他的真正的朋友就是他的另一个自我。”如果将这作为我们友谊的标准,我们有可能此生都将不能拥有朋友。不过,假如我们在此基础上扩展一下对友谊的理解,我们可以说:“我们的每一个朋友,是我们部分的自我。”“我们是朋友,即便我们只在某一点上是朋友。”

  友谊有很多面向。美国心理学家朱迪思·维奥斯特在《必要的丧失》中,提出了六种友谊的类型:

  便利之交  邻居、同事等,你们的生活有很多交叉,并且互施小惠。比如在我们生病的时候,他们开车送我们的孩子去踢足球。我们也会为他们做同样的事情。然而,对于便利之交,我们始终保持着我们面对公众的脸孔以及与他们在情感上的距离。

  志趣之交  你们一起参与某种共同的活动,或共同关注某种事物。比如运动的朋友、工作的朋友、瑜伽的朋友。志趣之交虽然往来频繁,但交情并不深。

  昔日之交  那是非常了解我们的过去的朋友,彼此的经历中扮演了一个亲密的角色。北京俗称“发小”。

  萍水之交  你们的友谊发生于过去的一个关键时期,比如大学舍友、曾经的同事、病友。当时你们建立了相当牢固的联系,不需要太多的来往便可维持一种特殊的亲密关系。

  忘年之交  存在于一种隔代的友谊中,比如师生。年轻人为老年人注人新的活力,老年人则把他的经验传授给年轻人。因为没有血缘关系,我们的忠告才能被对方当作金玉良言而非干涉性的言论加以接纳,我们的幼稚过失也不会引起对方的警告与抱怨。

  密友/挚友  通过见面、微信、电话聊天,你们在情感与生理上持续保持着极为亲密的友谊。我们在亲密的友谊中展示自我的各个方面——我们私密的感受与想法、愿望、恐惧、幻想与梦想。友谊的亲密,意味着我们要信任自己的朋友能重视我们的美德,忽略我们的缺点。